<address id="ffpzt"><nobr id="ffpzt"><progress id="ffpzt"></progress></nobr></address>
<listing id="ffpzt"><nobr id="ffpzt"><meter id="ffpzt"></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ffpzt">
    <sub id="ffpzt"><dfn id="ffpzt"></dfn></sub>

    <address id="ffpzt"><listing id="ffpzt"></listing></address>
      詩韻家風
      耄耆夫妻游詩海 孜孜不倦惜流年

      發布時間: 來源: 閱讀:
      分享到:

      耄耆夫妻游詩海   孜孜不倦惜流年

                 夏應運


      在一個秋高氣爽,陽光明媚的上午,我有幸采訪了臨澧縣家庭詩詞之星的周鵬林同志家庭好詩風的先進事跡。感觸頗深。

      我剛走進周鵬林老人的大門,就聞到一股書卷味,來到他的書房,只見家里無處不是書。女主人王瓊芳老師連忙遞來一杯茶,不好意思的說“會長,不好意思,家里欠收拾,很凌亂”。我向二位說明來意,老兩口謙虛地說:“沒什么,

      不要寫我們,我們只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

      男主人公周鵬林同志,今年86歲,原是臨澧 縣文化局局長退休,他態度謙和,看上去很普通,沒有半點官架子。老伴王瓊芳同志,今年84歲,是臨澧縣退休教師,她熱情好客,溫柔敦厚,見人總是一臉微笑。兩位老人退休后身心尚健,一心想著為臨澧,為家鄉發揮余熱,再做奉獻,2007年二人一同參加了臨澧縣詩詞學會。從參加到現在十幾如一日,堅持不懈的學詩,寫詩,甚至為臨澧詩詞事業服務,做出了應有的貢獻,是臨澧詩詞進家庭的一個標桿,已成為閃爍在臨澧的一顆家庭詩詞之星。

      如今,兩位老人都是湖南省詩詞會員,常德市詩詞會員。在《中華詩詞》等國家級刊物上發表多篇作品,省市級刊物上作品八十多篇。兩人年年都評為縣詩詞學會先進分子。他們不僅是臨澧縣學詩寫詩的典范,而且為臨澧縣詩詞學會發展以及太浮分會的指導和服務工作立下了汗馬功勞。

      當我問及二人創作水平為什么提高的那樣快的秘訣是。他二人給我講了四點。

      一是向老師學習,獲得鑰匙,王瓊芳老師回憶起剛參加詩協時,什么格律也不懂,聽了阮先教授的課后,讓她懂得詩要講平仄聲韻,還使她明白了詩還要求講究啟承轉合等級章法,于是她寫下了第一首處女作初稿;

      夫家勸我習詩文,學淺才疏撰不成。

      啟承轉合平仄韻,耕耘苦練不負人。

      草稿寫好后請教吳大謨老師,吳老看后鼓勵他說“敢下筆就是進步”于是給她指出了第三、四句的問題,并修改成:

      夫家勸我學詩文,學淺才疏撰不成。

      轉合起承平仄事,耕耘苦練自趨精。

      確是如詩句“耕耘苦練自趨精”由于她功底較深,虛心向老師學習,詩詞創作進步很快。

      他們告訴我詩詞創作之路第二條經驗是,向古人學習,繼承傳統。他們為了學好詩詞,購買了不少詩詞書籍。征訂了《中華詩詞》、《湖南詩詞》。當你走進他的房屋,到處都是書籍,三個書柜都擺滿了書,桌子上,床頭無處不是書。

      他們讀書還養成了作筆記的好習慣,十幾本筆記,記錄了二人辛勤的成果。

      他們向我介紹的最貴的經驗就是向社會學習,不斷地與時俱進。兩位老人經常參加采風活動,尤其喜歡到農村采風。寫了不少關于新農村的詩詞。今年8年在《中華詩詞》微刊聯展臨澧專輯上夫妻二人以農村為主題的作品均已參展:


      周鵬林

      農村廣場歌舞隊

      夜幕來臨笑語揚,銀絲曼舞樂無疆。

      誰將盛世編新曲,翁媼齊聲唱小康。


      王瓊芳

      燕舞鶯啼綠映紅,山村樓閣酒旗風。

      農家樂醉休閑客,十里飄香頌曲同。

      他們最后告訴我他們學詩的秘訣是夫妻二人互相學習,互幫互助。他倆有時同做一題,相互修改。有時相互出題。

      如2020年春節疫情嚴重時,國家號召就地過年他們分別寫了一首詩:

      王瓊芳

      就地過年

      幾省新冠正蔓延,誓將癘病共圍殲。

      降低接觸無邪染,減少流通防毒傳。

      在外嬌兒思故苦,居家父母想親還。

      除魔守職蒼生保,就地團年一樣甜。


      周鵬林

      就地過年

      移風易俗過新年,訪友攀親把好關。

      電話拜年多省事,共同守護美家園。

      我看了看周局長,雖然奔九的人了,仍然精神戄爍。我問他,現在寫詩還行吧。他告訴我“現在年歲已高,視力、聽力嚴重下降,我一想就此擱筆,哪知讀慣了,寫慣了,停下來也不舒服,欲罷不能,寫詩能一吐為快?!崩习橥趵蠋熣f:“老倌子常說,寫詩可健腦、健身,能使家庭和睦,社會和諧”周局長連忙將話題搶過來,他說,“我這輩子最得意的與詩詞結下了緣,做為一位老文化干部,老黨員,退休了還能為黨、為國家用詩詞這個武器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是我的一大榮幸。我只要還一口氣,就不會停止吟詩學詩的?!?/span>

      多么樸素的語言,多么豪壯的感慨,兩位老人的聲音至今在我腦海里回蕩。

      在線人數:102今日訪客數: 1000今日頁面瀏覽量: 14391總頁面瀏覽量: 3248668

      辦公室:66110906組織聯絡部1:66110720組織聯絡部2:66519540理論評論部:64029139詩教培訓部:66156739網絡信息部:66079545賬務室:66081124

      學會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八條52號三樓中華詩詞學會 郵編:100007 京ICP備19044437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4337號

      《中華詩詞》雜志社:辦公室、發行部:64068289編輯部:64068468

      雜志社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八條52號二樓《中華詩詞》雜志社;郵編:100007投稿電子郵箱:zhscbjb@163.com

      技術支持: 江蘇書妙翰緣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詩詞云

      国产激情一区二区三区
      <address id="ffpzt"><nobr id="ffpzt"><progress id="ffpzt"></progress></nobr></address>
      <listing id="ffpzt"><nobr id="ffpzt"><meter id="ffpzt"></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ffpzt">
        <sub id="ffpzt"><dfn id="ffpzt"></dfn></sub>

        <address id="ffpzt"><listing id="ffpzt"></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