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ffpzt"><nobr id="ffpzt"><progress id="ffpzt"></progress></nobr></address>
<listing id="ffpzt"><nobr id="ffpzt"><meter id="ffpzt"></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ffpzt">
    <sub id="ffpzt"><dfn id="ffpzt"></dfn></sub>

    <address id="ffpzt"><listing id="ffpzt"></listing></address>
      軼聞趣事
      康熙朝大臣徐乾學軼聞趣事

      發布時間: 來源: 閱讀:
      分享到:

      清圣祖(愛新覺羅·玄燁)康熙(公元1662年~公元1722年)朝,以文學近侍而勢位赫奕、聲名卓著的人物,如徐乾學、王鴻緒、高士奇等人,就他們的學問而言,均是一時的士林之秀。但是,就史料所載文字看,這幾位,在當時就已經被推到了風口浪尖、在當時就被彈劾攻擊??梢?,他們在其所處的時代,就已經爭議很大了。這種爭議,既然留存于歷史,那么,后來的人在看這幾位時,自然會受到相關記載的影響。于是,他們的爭議,也就會持續下去。

      本篇專講這幾位之中的徐乾學。

      既然開篇就說到了徐乾學的爭議性,那么,就先從對徐乾學的評價開始。

      先看正史《清史稿》所云:

      “儒臣直內廷,謂之‘書房’,存未入關前舊名也。上書房授諸皇子讀,尊為師傅;南書房以詩文書畫供御,地分清切,參與密勿。乾學、士奇先后入直,鴻緒亦以文學進。乃憑藉權勢,互結黨援,納賄營私,致屢遭彈劾,圣祖曲予保全。乾學、鴻緒猶得以書局自隨,竟編纂之業,士奇亦以恩禮終,不其幸歟!”

      可詳見《清史稿卷》二百七十一·列傳五十八《徐乾學傳》

      《清史稿》說得很清楚:

      徐乾學等人,都是因為文學、學問成為皇帝近臣的。但是,這些人卻憑借權勢,群而結黨,互相援引,納賄營私,導致被多次彈劾。不過,他們的結局都還算幸運,因為,他們有皇帝的維護保全。

      許三禮曾說:

      “既無好事業,焉有好文章,應逐出史館,以示遠奸”。

      此當是許三禮彈劾徐乾學的文字,他話說得很有力道,也非常重。

      〔許三禮,安陽人。早歲曾受業于著名學者孫奇逢(世稱夏峰先生,直隸容城人)門下,并苦讀于林慮山中。清世祖(愛新覺羅·福臨)順治十四年(公元1657年)中舉,順治十八年(公元1661年)進士??滴跏辏ü?673年)赴京謁選,以講學為事,與當時的名士魏象樞、葉方藹等過從甚密。蒞浙江海寧縣知縣,創辦“海昌講院”,親自到講院授課;康熙十五年(公元1676年),邀黃宗羲赴海寧講學;此后,黃宗羲一直往返于余姚、海寧之間,主持海寧講席達5年之久??滴醵四辏ü?689年)四月,升任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時原任刑部尚書徐乾學結黨營私、爭權奪利,并縱容子侄貪贓受賄、廣占田產,上疏彈劾;徐乾學的三弟徐秉義,文行兼優,則向朝廷懇切舉薦,希望加以重用?!?/span>

      萬斯同《傳是樓藏書歌》云:

      “東海先生性愛書,胸中已貯萬卷馀。更向人間搜遺籍,真窮四庫盈其廬?!?/span>

      清初著名史學家萬斯同對徐乾學(東海先生)的學問和藏書,是非常敬佩的。

      黃宗羲在《傳是樓藏書記》中說:

      “世之藏書家未必能讀,讀者未必能文章,而先生并是三者而能之,非近代藏書家所及?!?/span>

      明末清初三大思想家之一的黃宗羲,對徐乾學的藏書、讀書、文章,都給予高度的贊揚和肯定。

      梁啟超《梁啟超全集》第3卷中說:

      “其純然為學界蟊賊,煽三百年來惡風,而流毒及于今日者,莫如徐乾學、湯斌、李光地、毛奇齡?!?/span>

      梁啟超對徐乾學的批評,最為深重,甚至稱之為“學界蟊賊”。根據原文,簡單分析,梁啟超對徐乾學的批評,雖冠以“學界”二字,但并非攻擊其學術,主要著力點還是在其人格品德上。

      500

      說完對徐乾學的評價之后,簡單看下徐乾學其人,詳細情況,可參看《清史稿·徐乾學傳》等史籍資料。

      徐乾學(公元1631年~公元1694年),字原一、號健庵、玉峰先生,江蘇昆山人。

      徐乾學是明末清初三大思想家之一顧炎武的外甥,與弟徐元文、徐秉義皆官貴文名,人稱“昆山三徐”;清代大臣、學者、藏書家。

      康熙九年(公元1670年)徐乾學中進士第三(探花),授編修。

      康熙十一年(公元1672年),徐乾學副蔡啟僔主順天鄉試。

      先后擔任日講起居注官、《明史》總裁官、侍講學士、內閣學士。

      康熙二十六年(公元1687年),升左都御史、擢刑部尚書。

      康熙二十七年(公元1688年)典會試。

      徐乾學曾主持編修《明史》、《大清一統志》、《讀禮通考》等書籍,著《憺園文集》三十六卷。

      徐乾學家有“傳是樓”,乃中國藏書史上著名的藏書樓。

      500

      評論已羅列,其人已簡介,終于,可以講說其事了。

      關于徐乾學的事情,清人趙翼聽先輩們講述過,大體如下。

      徐健庵(即徐乾學,健庵乃其號)因為文學和學問,在康熙時期,受到皇帝的知遇。

      傳說,在徐乾學風頭最盛的時候,他以其掌握的權勢奔走天下,獎擢提拔出身寒微、家境貧窘、才能優異的士子,盡全力籠絡雋秀的人才,并以此為計策和手段,邀取大名。

      就因為這樣,徐乾學在士林的聲譽很好,被目為一時眾望之所歸。

      那個時候,徐乾學住在京師的繩匠胡同。

      繩匠胡同,老北京的地名,現菜市口大街所在位置。該地名的來源有兩種說法。第一種,傳明代大學士嚴嵩(明、清兩代,習慣稱授大學士為拜相,但無正式宰相名份。)曾居住此地。第二種,傳明代這里集中居住了繩匠,故名繩匠胡同,諧音丞相。清高宗(愛新覺羅·弘歷)乾?。ü?736年~公元1795年)時,改名為神仙胡同,后改為丞相胡同。公元1965年,改名菜市口胡同。

      那些希望升進的后生,為了在徐乾學那里找到門徑,他們就在繩匠胡同周邊租賃房屋租住下來。

      每天五更(凌晨三點至五點)時分,租住在周邊的士子,會早早爬起來,等到徐乾學要入朝時,他就開始高聲朗誦詩文,并且一定要達到讓徐乾學聽到的效果。這樣持續朗誦幾天之后,徐乾學一定會想辦法物色此五更讀書之人。通過與這凌晨朗誦之人面見、交流、了解之后,只要發現其人有所長,徐乾學一定會為其人播揚美譽、宣傳名聲。

      就是因為有這樣的情況,所以,當時繩匠胡同的租賃價格是別處的幾倍。

      這種情況,我覺得,是不是可以稱之為“官區房”呢?

      后世的社會中,有臭名昭著的“某區房”。僅就社會發展的進程看,這種“某區房”,比之清代的“官區房”,一下子就落后了三百年,是不是很諷刺???

      一笑!

      最初的時候,徐乾學大概也是抱持了一種“為國謀才”的心思,所以,開始時,他在薦舉那些個貧寒之士、優異之才時,是不接受財物、不收受賄賂的,他都是出于公允平正的心,以人才能力的高下來舉薦并安排他們等差。

      相傳,鄉試、會試的年份,都是諸位名士邀約,在郊外聚會,他們會先私下擬定當年鄉試、會試的名次。很多時候,考試結束,正式放榜,榜上名次,多與諸名士所擬相合。所以說,那時候,名士的聲望,在士林還是很重的。也不見得一定要親自主試,才可以評定士子的甲乙。

      這個細節,需要啰嗦幾句。中國的科舉,既有有它的官方硬性制度,也有它的社會靈活實際。自科舉制度建立,直到其被廢除,其間,中式人員的名單與次序,是考試成績和士林風評合力的結果。這一現象,讀史者當心中有數。了解此,方可會心文中相關情況。

      那個時候,徐乾學主持士林,風氣所向,眾所附隨。所以,他登高而呼時,執掌文柄的人,沒有不跟從附會他的。也就是說,凡是徐乾學為其邀譽的士子,在科場上,典試者都會將其判入高第的。

      就是因為以上情況,所以,那時游走于徐乾學之門的士子,大都能得中科第。

      500

      當時,有一翰林楊某,是徐乾學的中表(父親的姊妹之子為外兄弟,母親的兄弟姊妹之子為內兄弟,合稱為“中表”。見《漢典》)。八月初,楊某在朝中遇到了徐乾學。徐乾學問楊某道:

      “您想主持順天的鄉試嗎?”

      主持順天鄉試,對京官而言,屬于外放學差。外放學差,對翰林來說,是美事,因為過程中,會有很好的收入,特別是順天這樣的地方。

      聽徐乾學這么一問,楊某說道:

      “如果可以,那是非常幸運的事了!”

      徐乾學繼續說道:

      “順天鄉試,有幾位名士,是難得的人才,不可以讓他們落榜??!”

      等到當天晚上,徐乾學就派人用小紅封送了一張名單到楊某處,這封名單,已經把本次鄉試錄取的前面的名次排滿了。

      第二天,朝廷委派楊某為當年順天鄉試主試的命令就下達了。

      楊某到了順天之后,鄉試結束,因為之前有徐乾學遞送的名單,不得已,楊某只能與諸位同考官一起議定,將徐乾學遞送名單上的士子全部錄取。

      順天鄉試發榜之后,京師為之嘩然。

      康熙帝聽說此事后,降諭旨,要親自審問。

      楊某大為窘迫,沒辦法應對,他只能向徐乾學求救。

      徐乾學對楊某說:

      “毋須膽怕,您吃完晚飯后再回去!”

      次日,有人在康熙帝跟前稱賀道:

      “大清立國初期,朝廷以美官除授漢兒,漢兒都不肯接受?,F在漢兒營求科目,多列榜首,足見人心歸附??!這真是皇上治理有道,可以為之慶賀??!”

      康熙帝默然。

      于是,關于順天鄉試的事情,康熙帝也就擱置了下來,沒再追問。

      那些向康熙帝道賀的話,是徐乾學當即安排人傳達的。

      500

      曾經,還有人呈遞具名貼到徐乾學門下,每次都會送給管理門戶的人十兩銀子。那人只是呈遞具名貼,但是,從未求見,他只是叮囑管理門戶的人,將自己的具名貼呈送給徐乾學就好了。

      管理門戶的人覺得那人很奇怪,就悄悄把那人每次送自己銀子、只遞貼、不請見的情況向徐乾學說了。

      徐乾學就對管理門戶的人說:

      “那人下次過來,您無論如何都要留住他,我要見見他?!?/span>

      那人再來時,管理門戶的人留他。那人還故作躊躇,說道:

      “我的誠意還不夠,沒到時候,我不敢求見!”

      管理門戶的人強烈要求,那人才跟去見徐乾學。

      徐乾學問那人道:

      “請問,您是有什么大仇沒有報嗎?”

      那人回答:

      “無有!”

      徐乾學又問:

      “那您為什么逡巡于門前而不敢說話?”

      那人也不做回答。

      后來,徐乾學再三追問,那人才說,他是想成為下一科的狀元。

      徐乾學也不避諱,直接說:

      “下科狀元,已有人選了。您可以考慮狀元以外的名次?!?/span>

      那人說道:

      “狀元之外,我別無他想。下科不行,我寧愿再遲一科!”

      須知通常情況下,狀元三年才出一個,下科之外,再遲一科,當是四到六年之后的事了。

      徐乾學竟然答應了他。

      但是,徐乾學不久就罷歸了。

      那人也就沒有中第了。

      關于徐乾學的舉才的軼事,根據清人趙翼《檐曝雜記》卷二《徐健庵》一節,已經講述完畢。

      文末,可以再想想。

      為什么徐乾學等人生前身后會一直存在爭議?

      撇開權謀的齷齪與勾斗的骯臟,簡單來說:

      或許,社會對讀書人的要求,品德一定是在學問之上的!

      (全文結束)

      500

      在線人數:53今日訪客數: 731今日頁面瀏覽量: 12122總頁面瀏覽量: 3246397

      辦公室:66110906組織聯絡部1:66110720組織聯絡部2:66519540理論評論部:64029139詩教培訓部:66156739網絡信息部:66079545賬務室:66081124

      學會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八條52號三樓中華詩詞學會 郵編:100007 京ICP備19044437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4337號

      《中華詩詞》雜志社:辦公室、發行部:64068289編輯部:64068468

      雜志社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八條52號二樓《中華詩詞》雜志社;郵編:100007投稿電子郵箱:zhscbjb@163.com

      技術支持: 江蘇書妙翰緣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詩詞云

      国产激情一区二区三区
      <address id="ffpzt"><nobr id="ffpzt"><progress id="ffpzt"></progress></nobr></address>
      <listing id="ffpzt"><nobr id="ffpzt"><meter id="ffpzt"></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ffpzt">
        <sub id="ffpzt"><dfn id="ffpzt"></dfn></sub>

        <address id="ffpzt"><listing id="ffpzt"></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