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ffpzt"><nobr id="ffpzt"><progress id="ffpzt"></progress></nobr></address>
<listing id="ffpzt"><nobr id="ffpzt"><meter id="ffpzt"></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ffpzt">
    <sub id="ffpzt"><dfn id="ffpzt"></dfn></sub>

    <address id="ffpzt"><listing id="ffpzt"></listing></address>
      詩韻家風
      田家三兄弟的詩詞之緣

      發布時間: 來源: 閱讀:
      分享到:

      田家三兄弟的詩詞之緣

                          吳旻

      張家界市詩詞楹聯協會有三兄弟,田奇富、田奇華、田奇斌。這是按長幼次序排列的,如果按詩齡順序排列,應該是奇富、奇斌、奇華。田氏三兄弟先后致力于中華傳統詩詞文化的挖掘和整理、傳承和發展,不僅為繁榮發展張家界本土詩詞文化立下了汗馬功勞,而且三兄弟均古詩詞功夫了得,遠近聞名,留下不少奇聞佳話和膾炙人口的詩詞作品。

      一母同胞,一門三杰

      田家三兄弟系張家界市永定區三家館鄉茅頭觀村人。茅頭關,過去是茶馬古道的必經之地,有著厚重的歷史沉淀。其父母都是樸實勤勞的農民。在貧窮苦難中度過童年、少年時代的兄弟仨,或許不會想到,后來的一天,他們會成為新時代的騷壇翹楚。

      田奇富,生于1947年,中共黨員,1957年讀完小學四年級便因饑荒而輟學,后參軍入伍,轉業后提了干,大部分時間在林業部門工作。平生三大愛好:一是古詩詞;二是大庸歷史文化,注冊成立了崇山文化研究院,出版有《天門詩社源流考》《天庸孕育夏商周》等書籍;三是三易八卦,屬有熊盤古第99代傳人,著有《崇山三易八卦學》上下卷?,F任張家界市詩詞楹聯協會顧問。

      田奇斌,生于1965年,伴隨文化大革命在一所鄉中學讀完高中后,便回家待業,后由林業部門招了工,但很快又下了崗。一生大部分時間浪跡江湖,接觸三教九流,由于虛心好學,30歲出頭便練就了一身本事:詩詞、書法、繪畫、器樂,十八般武藝信手拈來,樣樣精通;研究過佛教、道教等宗教文化,出類拔萃;鉆研過陽戲、京劇、古樂等民族非遺藝術,從中汲取養分;擅長旅游文化產品的策劃。由于長期身處社會底層,在為生計奔波的同時,也為他的詩詞藝術創作提供了靈感、凝聚了靈氣?,F任張家界市詩詞楹聯協會名譽主席。

      田奇華,生于1962年,高中畢業后讀了兩年中師,后自學取得???、本科文憑,一生從事教育,先后從事過小學、初中、高中的語文教學,擔任過學校校長、書記等職務。平時喜歡寫些東西,發表過一些作品,2010年開始古詩詞創作?,F任張家界市詩詞楹聯協會主席。


      詩詞情緣,殊途同歸

      田氏三兄弟經歷各異,殊途同歸,最終都走進詩詞的殿堂。這是一種機緣巧合,也是一種對中華傳統詩詞文化的共同愛好和執著追求,結下的不解之緣。

      上世紀七十年代,田奇富被招錄為國家干部,安排在偏遠山區工作。窮鄉僻壤,也沒有什么文化娛樂活動,田奇富便憑自身的興趣,寄情寫詩作詞,以遣業余時光。1978年,田奇富到沅古坪擔任鄉武裝部部長。沅古坪一帶鄉風淳樸,重教重文,民間詩詞對聯文化底蘊深厚,在當時就已呈現出繁榮興盛景象。田奇富深受感染,于是跟當地人稱“活字典”的全球老師學習傳統詩詞對聯創作。從此,詩詞文化的魅力在他心中越發燦爛了。

      一個偶然的機會,田奇富與張家界詩人覃大鈺相遇。由于共同的愛好,兩人一見故,暢談詩詞,交流心得,不知不覺通宵達旦。正所謂“同聲相應,同氣相求”。從此二人經常相互切蹉,樂此不疲,創作水平突飛猛進。改革開放初期,歷經近千年的天門詩社最后一任世襲山長庹悲亞去世后,由曾祥偉、戴深秋等"五老會"引領當地詩詞創作活動,田奇富成為參與倡導者之一。

      1994年,張家界市依法注冊成立張家界天門詩社,葉玉明任第一屆社長,田奇富成為第一屆社員。1999年換屆,劉本銀任社長,田奇富任副社長。2005年換屆,田奇斌任社長,田奇富任顧問至今。

      田奇富的詩詞對聯創作有兩大特點:一是格律工整嚴謹,如七律創作,一般人只要求偶句押韻平收,他要求在平收的基礎上還要陰陽交錯,并且三、五、七句的末字分別用上、去、入三聲分派;更嚴格的是在他的作品句式中一、三、五字都中規中距,沒有“不論”的痕跡。二是詩作中歷史文化成份厚重,這與他研究的方向有關;三是速度奇快,別人一頓飯的時間,他可以出來好幾首作品。在田奇斌任天門詩社社長期間,應鄰縣兄弟詩社邀請,一行五人前往參與聯誼活動。初次會面,席間以詩會友,對方獻上絕句一首,田奇斌立即起身步韻唱和一首,全場目光驚異。對方又一詩人獻上七律一首,話音才落,田奇富即步韻唱和一首,反應之敏捷,出手之神速,令在座眾詩友目瞪口呆,嘖嘖稱嘆連連稱絕,一霎間便把兩地聯誼活動推向了高潮。這一佳話,至今流傳。

      田奇富現已74歲,這一生寫了多少詩詞他沒有做過統計,也沒有出版詩集。但僅憑他三千多首《焦點訪談》觀后感,便可窺見一斑。從2001年至2010年,他每天堅持收看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節目,看完后,旋即填一首觀后感詩詞,十年如一日,除非全城停電,幾乎沒有遺漏。一次辦事回家途中,已到《焦點訪談》播放時間,他心里十分焦急,見路旁一家人祖孫三代正在看電視,人生地不熟,想叫別人換臺又不好意思??粗依锲甙藲q的孫子,他急中生智,在旁邊小賣店里買了一大包糖果作為交換,引導這個孩子把頻道調到了中央一臺,了卻了觀看的心愿。十年如一日的堅守,驚動了中央電視臺,對他進行了專訪,并于黃金時段進行了轉播。

      田奇斌是在劉本銀任社長期間開始寫詩的,由于自身藝術細胞多元,觸類旁通,得前輩略加點撥,便一通百通,自學成才。加上自身豐富的生活經歷與閱歷,其詩詞作品獨具風格,特色鮮明,深受劉本銀及一眾前輩賞識。2005年天門詩社換屆,一致推舉他擔任天門詩社第三屆社長。在他的帶領下,一批年輕詩詞愛好者成長起來,天門詩社的規模逐漸壯大,從原來的十幾人發展到近百人。田奇斌連任兩屆社長。2016年,按張家界市文聯要求成立張家界市詩詞楹聯協會。于是以天門詩社的班底為基礎籌備第一屆理事會,在張家界市詩詞楹聯協會第一屆會員代表大會上,田奇斌當選為市詩詞楹聯協會第一屆會長,同時卸任社長一職。

      田奇斌是個將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完美糅于一身的詩人。他寫詩也有三個特點:一是接地氣,通俗易懂,樸實而不失文采。別人讀他的詩,第一感覺是輕松,吟誦兩遍就能記??;二是涉獵面廣,反映百姓生活題材較多,而且他的詩句不時閃現出道學佛理之光,情理與哲理交融,真實反映民眾對生活的態度,悲天憫人,容易引發情感共鳴;三是運用自如,速度能快能慢,因需制宜。他曾經做了十多年商業模式的職業詩人,在景區賣詩營生。一般來說按客人要求,兩分鐘成詩,過期作廢,職業所迫,久久為功,逼成了"快刀手"。但對于公開發表推送的作品,他十分注重精雕細琢,力求措辭嚴謹、表達完美。

      田奇斌是張家界少有的詩詞曲賦聯全能詩人。他的創作成果十分豐厚,十年前出版了詩集《煙蓑釣韻》。張家界許多景點都留下了他的詩詞對聯墨寶。2014年參與由中國文聯、中國作協、中華詩詞學會組織的第二屆百詩百聯大賽,他的作品《清平樂·春田 》從數萬件參賽作品中脫穎而出,進入前100名,獲優秀作品獎。2017他創作的駢體文《武陵源記》,被鐫刻在武陵源索溪岸,長37米,高5米,十分壯觀。張家界作為旅游地區,通過他這些短小精悍膾炙人口的詩詞作品,無疑讓風景乘上了詩詞的翅膀飛得更高更遠,對宣傳張家界起到了不容抹煞的作用。

      田奇華與詩結緣是從對聯開始的。2009年,朋友介紹他有個天門詩社網站,上面對對聯的氛圍很濃,很好玩,可以試一下。他進了網站,一看有許多出句,便從頭到尾全部對了個遍,結果出來許多人點評,最活躍的有摩羯、輪胎、丁香、櫻子、梧桐等,其中以梧桐點評最為精道。那時候大家都以網名活躍在網絡上,常常是不識廬山真面目。時間久了,田奇華心中越來越認定這個梧桐肯定是個老學究,暗想一定要找機會認識一下。他在網上咨詢梧桐是誰,都只說是社長,始終不講名字。從此他對這位社長充滿敬畏,網上說話小心謹慎,直到一年后才知道,這位社長原來就是自己的親弟弟田奇斌。他簡直不敢相信,一個文革時的高中生會有如此造詣;同時心中又不免自責,平時埋頭于學校工作,疏于社交,竟不知自家弟弟已是一代詩社掌門。

      二話不說,田奇華當即加入天門詩社,從此開啟了他承前啟后為張家界詩詞文化接力的歷程。2012年補選為詩社副秘書長并接任會計出納。20163月,作為5名發起人之一,籌備創建了市詩詞楹聯協會,任副主席兼財務;同年11月,張家界天門詩社換屆, 田奇華接過弟弟田奇斌的接力棒,接任天門詩社第五屆社長。2019年市詩詞楹聯協會換屆,又接任市詩詞楹聯協會第二屆會長。

      田奇華的詩詞創作有兩大特點:一是追求通俗順暢,易讀易懂,這一點與弟弟田奇斌類似;二是側重傳播正能量。這與他的教師職業和身份有關。在詩詞創作成果方面,許多作品在《張家界日報》《湖南詩詞》等刊物發表,在《都市頭條》《中華詩詞》《詩國前沿》副刊也時有亮相。在第二屆百詩百聯大賽中,他有兩首作品入選《精品詩詞集》。

      田奇華的主要成就并不在創作,而是在于對發展地方詩詞文化的貢獻。他曾經多年同時擔任詩協副主席兼黨支部書記、詩社社長,在這兩塊責任田地里躬耕歲月,始終無怨無悔。市詩詞楹聯協會秘書長因病去逝后,田奇華又主動負擔起秘書長的工作,不辭辛勞。正因為這樣,2019年他被評為“張家界市優秀共產黨員”,是全市唯一的文化藝術界代表。


      歷史源遠,詩香流長

      許多人猜測,一門三詩人,肯定與家教家傳有關。然而田家父母均不識字,屬典型的舊中國農民。

      但翻開田家的祖源文化長卷,卻又不免令人驚嘆。從奇字輩上溯33代,遠祖田紹基便是堂堂帝師,北宋大中祥符4年(1012年〉任大庸兵屯羈縻寨知寨,令其弟田紹芳在大庸建天崇書院,這便是天門詩社的雛形。第二代龍圖閣學士田況正式在書院內建天門詩社,并任書院山長兼社長,從此代代相傳,至1994年依法立社之前,共經歷了633982年的世襲傳承與斷代,終結于庹悲亞。

      至此,讀者可能迷茫,既然是田家世襲傳承,怎么最終傳到庹姓去了?這得從第15代統轄湘鄂川邊諸土司的武溪土司田虎說起。田虎曾隨陳友諒反元,后陳友諒與朱元璋爭天下兵敗。田虎被當作陳友諒余部被朱剿滅,田虎九子,其中一脈為避難改為庹姓。故此張家界民間有“庹田無二姓”的說法,即庹田同宗同源,所以庹悲亞成為天門詩社世襲社長。

      不可思議的是,張家界天門詩社自1994年依法立社至今28年時間里,田家三兄弟不僅見證了天門詩社這一民族文化載體的歷史進程,而且掌管或協助掌管天門詩社達23年時間。是機緣巧合?還是祖上蔭庇?這其中的奧秘或玄機,不得而知。

      但毋庸置疑的是,田家三兄弟的詩詞佳話以及他們的精品力作,一定會隨著歲月的流逝而歷久彌香,成為歷史長河中的珠貝任后人打撈和品評。


      作者簡介:吳旻,女,張家界市政協常委、《張家界日報》編輯、中華詩詞學會會員、湖南省詩詞協會會員、張家界詩詞楹聯協會原副主席。

      在線人數:53今日訪客數: 705今日頁面瀏覽量: 11658總頁面瀏覽量: 3245933

      辦公室:66110906組織聯絡部1:66110720組織聯絡部2:66519540理論評論部:64029139詩教培訓部:66156739網絡信息部:66079545賬務室:66081124

      學會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八條52號三樓中華詩詞學會 郵編:100007 京ICP備19044437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4337號

      《中華詩詞》雜志社:辦公室、發行部:64068289編輯部:64068468

      雜志社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八條52號二樓《中華詩詞》雜志社;郵編:100007投稿電子郵箱:zhscbjb@163.com

      技術支持: 江蘇書妙翰緣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詩詞云

      国产激情一区二区三区
      <address id="ffpzt"><nobr id="ffpzt"><progress id="ffpzt"></progress></nobr></address>
      <listing id="ffpzt"><nobr id="ffpzt"><meter id="ffpzt"></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ffpzt">
        <sub id="ffpzt"><dfn id="ffpzt"></dfn></sub>

        <address id="ffpzt"><listing id="ffpzt"></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