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ffpzt"><nobr id="ffpzt"><progress id="ffpzt"></progress></nobr></address>
<listing id="ffpzt"><nobr id="ffpzt"><meter id="ffpzt"></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ffpzt">
    <sub id="ffpzt"><dfn id="ffpzt"></dfn></sub>

    <address id="ffpzt"><listing id="ffpzt"></listing></address>
      詩韻家風
      詩書一脈傳

      發布時間: 來源: 閱讀:
      分享到:

      詩書一脈傳

      ——趙佳聰、趙海若母子詩人自述


      趙佳聰、趙海若母子于2007年合集出版《蘭心齋詩詞集·海若詩草》,勒口上寫著:“這可能是世間唯一的一部母子詩集”。同年出版的《蘭心齋文集》,這也應是世間少見的一部母子學術文集。母子都在大學執教,都身兼學者、詩人,但卻不作“學人之詩”,而是以學問滋養才情,于詩中吟詠性情。

      趙佳聰,女。昆明人。1942年生。云南師范大學文學院中國古代文學副教授。中華詩詞學會會員、中國李清照辛棄疾學會理事。云南省詩詞學會原副會長。云南省楹聯學會原副會長。云南傳統文化研究會會長。與趙海若合著《蘭心齋文集》、《蘭心齋詩詞》。主編《當代滇詩選》。箋注《蒙化詩詞》。執行主編《詩化的民族精神》。參撰《云南歷代詩詞選》、《云南歷代文選.詩詞卷》、《錢南園詩文校注》等。所撰長詩《滇云道路歌》及詩詞三首并楹聯三十余副被鐫刻展示于昆明市、官渡、呈貢、晉寧、會澤、澄江、華寧、彌勒、巍山等地景區。

      趙海若:1968年生于昆明。云南藝術學院美術學院中國畫書法系副教授,中華詩詞學會會員,昆明市書協副主席,昆明書畫院副院長。獨創禪意書法“如象體”。著作:《字通》《若隱若現》《海若詩草》《四書如象》等。創意:東西寺塔步行街、南屏步行街、通海文廟修復、冰心默廬、魁閣研究所、聞一多紀念館等。書法:南屏步行街《春城賦》,海埂會堂《攻心聯》,翠湖公園《翠湖長聯》,大觀樓《靜樂長聯》,楊麗萍舞劇《孔雀》題名。

       

      趙佳聰自述:

       “不學詩,無以言。不學禮,無以立?!庇讜r,外婆把我抱在懷中,總教我念這兩句話,算是我最早學到的“童謠”吧。當然,還有一些其他童謠,如:“核桃修行黑沉沉,四扇槅子四扇門。有朝一日功德滿,敲敲打打出山門?!蔽矣X得好聽又好玩,就跟著反復念熟了,并不知其中深意。后來,才知道,前者是經典《論語》所載;后者才是童謠。

      外婆簡鳳鳴識字不多,怎么能開口就說出先儒的經典之言?因為,外婆的父親簡執中先生是清末昆明經正書院監院,是教書先生,也是詩人。這書院在昆明市中區翠湖之畔。外婆雖因身為女兒,不得入學,而心向往之。簡氏是科第世家,出過一名進士簡宗杰及簡執中等九名舉人。極為聰慧的外婆,在父輩那里“拾取”了不少知識。她教導我:“做人要懂禮,孝敬長輩,對人禮貌,否則,人不像人。還要學詩,才能談吐文雅,受人看重?!边@堪稱對圣賢之言的詮釋。外婆教導我:你雖姓趙,但你是我的親外孫女,承簡氏血脈,也就是“簡家谷穀里的米”,要用功讀書,將來做個女先生?!蔽覟橹窈?,學習不敢懈怠。

      趙家世居東寺街,自我三歲起,曾祖母高太君就經常帶我到家斜對面西南大戲院“泡著”。我看到身穿絢麗服裝的男男女女做出萬般姿態,唱著特別好聽的“歌”,簡直著迷了!為什么這么好聽?爸爸告訴我:因為京劇詞句講究“合轍押韻”。京劇有十三轍,如“言前”、“人辰”、“中東”、“江陽”等轍口。我聽了雖不甚了然,但從此對“押韻”既好感,又感到神秘。京劇大師馬連良先生到昆明演出,票價不菲,但爸爸帶我這個低年級小學生去見識。我印象特深的是馬先生唱得極為好聽,看完戲,總在耳邊回響。但我也不懂他唱什么,為什么回響不絕?便去問爸爸。他打開一只黑色小皮箱,內裝約二、三十本小冊子。翻出一本,說:“這叫《小戲考》,很多戲都在里面寫著呢?!督钖|風》主要是這段唱:天塹上風云會虎躍龍驤,設壇臺祭東風相助周郎。曹孟德占天時兵多將廣,領人馬下江南兵扎在長江。……”爸爸說:“為什么這樣嘹亮動聽?首先,是馬連良嗓子好,功夫深。還有,就是京劇唱詞講究押韻合轍。共分為十三種轍口,可供選用。這段戲,因為用了“江陽轍”,就是用的開口韻,所以響亮。如果用一七轍、梭坡轍,就沒有這么嘹亮了。中東轍也還是比較亮的,但還是不如江陽?!蔽宜贫嵌?。啊,神秘的押韻合轍!高興的是,到我讀初中三年級時,爸爸把這裝滿《小戲考》的小皮箱交給我,說:“你得閑時可以看看?!蔽矣谑遣还苣芏嗌?,天天翻看。既看故事,也注意這合轍押韻。媽媽見我如此沉迷,怕影響身體和學習,趁我上學時,把它全丟入灶內燒了!我放學回來找不到,得知已成灰燼,傷心痛哭!媽媽見如此,后悔加心疼。三叔祖父趙鳳石把我領到樓上他的房間,教我把一張黑膠唱片放到留聲機的轉盤上,搖動把手,讓唱片旋轉,再把唱頭上的針放到黑膠片上去,就可聽到唱京劇了。于是,我愛上了留聲機這個新玩藝兒。經常擺弄它,聽那合轍押韻的美妙聲音。家里有兩臺留聲機和不少黑膠片,我換著反復聽各派京劇。媽媽看我學習并未退步,也就不干涉了。聽多了,我似乎也學會了梅蘭芳先生的幾個唱段一一如“看大王在帳中合衣睡穩”“蘇三離了洪洞縣”也真是合轍押韻的!

      奶奶李秀英因陪弟弟讀書,能識較多的字,并能寫端正的小楷。因為,她的堂叔李玉卿創辦昆明福林堂中藥鋪,她做姑娘時,每被請去幫忙揀藥,能識別許多中藥。每逢家中有人服中藥,奶奶就要打開藥包,對著藥方,把每味藥查認一遍,唯恐藥店配錯了。還要讓我去看著,教我認識藥:“這是黨參,這是白術”。我問奶奶:“這樣多的藥材,醫生怎么把它配成一副、一副的?”奶奶說:“是按《湯頭歌訣》配方?!蔽覇枺骸笆裁词恰稖^歌訣》?”奶奶答:“按中醫治病的君、臣、佐、使,就是主要次要的關系,把藥配成一組一組的方劑。押上韻,像詩一樣念熟,方便記憶。什么病,服什么方劑?!蹦棠踢€隨口念了我常吃的《當歸補血湯歌訣》:“當歸補血有奇功,歸少芪多力最雄。更有芪防同白術,別名止汗玉屏風?!惫?、雄、風,那就是爸爸說的京劇“中東”轍口了!

      中國的字韻真神了!管詩詞、管戲詞,還要管中醫藥!我越來越深愛這有些押韻的文字。

      親舅任鼎臣愛好書法、古文、詩詞。特愛錢南園先輩的書體。細心揣摩字貼,或在紙上臨之,或用毛筆醮水粉在小黑板上練習,寫寫擦擦,經常到深夜,樂此不疲。他后來雖不以“書法家”自居,卻也幫店鋪書寫了不少招牌。還是友情幫忙,從不收潤筆費。他到布新小學探望我。遞給我一大包書,其中有《千家詩》《唐詩三百首》。他雖收入不多,卻有購書之“癮”。都是他到舊書店辛苦淘來的。他告訴我:“先揀能看懂的慢慢看;看不懂的留著,以后會看懂的?!蔽乙呀浟昙壛?,開始選幾篇認識字的讀一讀,果然押韻,鏗鏗鏘鏘!不懂就問舅舅,就這樣,一首一首去“攻克”。初中也就這樣在對詩的仰慕中渡過了。

      進入昆明第三中學高中,適逢文學與漢語分科。文學從“關關雎鳩”讀起,又初識歷代詩人,覺得甚是滋潤!還想多讀一些,就學舅舅到新、舊書店搜尋。買了《李白詩選》《杜甫詩選》《陸游詩選》,讀之似懂非懂。但是,感到心靈受到擊撞!似也有些話要說。于是,偷偷學寫起來。當然,還不懂平仄,寫的都是古體,即只講求意思好和押韻。

      考入昆明師院中文系,系統讀較多詩詞,然而,不敢公然學寫詩一一古代名詩都還受批判呢!一次,劉天行教授生病,我們幾個同學去探望。先生高興地和我們談詩,我趁機請他課外再講一些詩。先生興致勃勃開講座,講了《紅樓夢》中的《姽婳辭》。我聽得非?!斑^癮”,且對古體詩的起承轉合似有了一點領悟。那知,過幾天,校園里就出現了點名批判劉天行教授“用封建作品毒害青年學生”。我難過極了!這是我連累了先生。然而,我怎么也想不通,怎么就是“毒害”?但奈何在矮簷之下!只把這份對古詩的愛藏在內心深處吧。

                           

      大學畢業后,教了三年中專語文。浩劫來了!學校撤銷,教職員“端”到思茅“云南省第四五七干?!?。勞動之余,我偷偷讀詩詞、《紅樓夢》,每天吃飯時,相處好的一些青年教師要我講。我也就講了。這不過是在艱苦的生活條件下對心靈的一點慰籍。然而,我枕下的《紅樓夢》不翼而飛,到了軍代表手中。我被定為“宣傳封建主義文化,干擾斗批改”,在全連開會批判。隨他們怎么說,我只表示“不知何錯之有!”葉連長警告我:“聰明反被聰明誤!”于是,被遣往景東插隊接受“再教育”。  

       我住在農家沒有上半截板壁的新房子里,在幽暗的“馬燈”下,抄錄回昆明時向師院姜宗倫老師借到的《辛稼軒長短句編年箋注》(鄧廣銘箋注  1957年版)。這是我渴望已久而買不到的書。約600首詞及一些重要注釋我都抄了,滿滿三個筆記本。眼睛近視從250度飚升到400余度。但覺心靈充實了許多,值!我反復細讀稼軒的代表作,仿佛“心有靈犀”,領悟這位人杰的壓抑、痛苦,他滿懷愛國熱情南歸,卻備受猜忌、排擠、打擊,只能用典故“轉著彎”說話,怎么可能以“豪放”為主體風格呢?我自認為是稼軒公千年之后的私淑弟子。稼軒公是我的心靈保護神。每遇挫折,總覺稼軒公這位目光炯炯的人杰在注視和勉勵著我。

      坦然開始學寫詩,是云開日出,1977年回到昆明以后。前面的種種,只算是悄悄磨刀的階段。

      表舅于乃仁、于乃義先生,本是昆明五華文理學院創辦人。培養了兩千余名學生,解放后,五華學院撤銷,學生、圖書併入云南大學。于乃義舅曾被以“右派”、“歷史反革命”之罪下放景谷縣山區,好不容易落實政策回昆明。我去看望他,得知我特愛詩詞并想向他學習,十分高興。當即取《白香詞譜》讓我細讀并抄寫,說:“詞與詩風韻不同,你讀之自能體會。詞不叫作,而稱填。詞就是歌詞,詞牌是音樂調名。填詞必須知道詞調的聲情,即調子的喜怒哀樂,然后按譜填入,遵守韻部、平仄。有些人只填句數、字數,不管聲情和平仄,那是胡來!”我取此書細讀,感受到詞與詩果然韻味相異。因為幼時在三市街開文具店的三舅任金懷經常贈我《描紅本》《九宮格》鼓勵我端正書寫。我寫字歷來認真,下筆頗重,于是,將《白香詞譜》復寫成四份。自留一份,交三份給乃義舅師。適逢其妹于蘭馥姨媽(全國著名婦產科專家)在場,高興地取了一份,說:“我從小跟兩位哥哥一起讀詩,也很愛呢。只是沒時間寫,抽空讀讀也好?!?/span>

      后來,乃義舅師應聘到云南大學中文系為77級學生講授“唐宋詞研究課”。我雖已在師大中文系執教,但自愿充當于舅助教,隨堂聽課,并整理他的講授錄音。他老人家教導我:“你最愛蘇軾、辛棄疾的詞是對的,因為,蘇代表北宋詞的高水平;辛代表南宋詞的高水平。但不能忽視唐五代詞,那是詞的源頭?!痘ㄩg集》也要讀,不管你喜不喜歡,都必須了解它。學什么都要追根溯源,不能只取你認為好的?!蔽乙澜谭钚?,在《花間集》中看到了另一種美。如溫庭筠的精工、含蓄。我說:“不喜歡柳永,他俗,市井氣太重?!本藥熂m正說:“不要抱成見。柳永有俗有雅。有《望海潮》這樣大氣的作品,前人評曰:不減唐人高處?!蔽矣谑鞘芙?。



      舅師教學是理論與實踐并重,不像有些先生只坐而論道,不能創作。舅師對云南大學七七級學生,贈每人一闋詞以作示范。我則是先呈一闋習作詞,舅師指點,并和一闋以示范。

      趙佳聰《蝶戀花.呈乃義舅師》:

      踏遍青山訪藥草,力起沉疴,國手回春巧。浩渺煙波探隱奧,臨巔俯視眾山小。  鐵桿虬枝松不老,詞翰頻揮我本親言笑。孤陋寡聞虛度了,程門立雪待清曉。

      于乃義《蝶戀花.答佳聰姪》:

      乘興狂書懷素草,不慣周旋哪比公輸巧。救死扶傷無隱奧,山河非大塵非小。   喜見新苗超耆老,下問殷勤,擊節騰歡笑。赤縣神州青未了,詩心朗沏歌清曉。

      趙佳聰《清平樂.再呈乃義舅師》:

      苔花愧小,傾白羨葵好。佳制華篇新以巧,乞賜瓊瑤珍寶。 羲和逝水流年,蹉跎我志彌堅。便欲停驂問道,為余猛著先鞭。

      于乃義《清平樂.再答佳聰姪》

      雕蟲技小,薄味猶稱好。學步良工纖且巧,燕石豈堪作寶? 喜君發奮華年,今朝銳志改堅。指日鵬飛萬里,臨風詠雪揮鞭。

      之前,乃義舅師因研究需要,借來幾十冊《滇游詩抄》,分給子侄、學生抄寫。我當時是從景東縣委宣傳部請假回來,背負“超假”壓力,又懷著小孩,但還是“挑燈夜戰”,興致勃勃連抄八冊。聽到舅師表揚我抄得又多又好,甚自豪。在抄書過程中,我接觸了不少原先沒聽說過的詩人,知道了滇中還有不少綺麗的風光。也受到詩歌藝術的潛移默化。舅師說:“沒想到,你還這么有耐心抄書?!蔽掖穑骸霸劽鞔鷱堜啐S號七錄齋,就是因為把好文章抄七遍,終身不忘。我還差得多呢?!本藥熜廊灰恍?,說:“你知道這個,最好不過。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各人?!?/span>

      要修行就得有書。我于是以不可抑制的熱情買書。每月拿到工資,就先去書店。東風路古籍書店的三輩售書員(老唐老鐘;老曾、老曹;及小孫)都在購書中交為朋友。

      朝朝暮暮,繼續修行。于是知道京劇十三轍太寬,寫詩得按《平水韻》1o6部押韻,填詞則要按《詞林正韻》19部。

      1985年910日,中國大地上出現了“首屆教師節”??梢哉f教苑內外群情歡騰!昆明詩詞楹聯協會將在文廟舉辦展覽,向成員征稿。我大膽填了一闋詞參展。

      金縷曲·首屆教師節

      感慨從何說?喜今朝、東風桃李,又添佳節??窭私俨盎厥??幾處炎天飛雪!天也老、蒼顏華發。秋菊春蘭多凋謝。發浩歌、難解人愁絕。嘆九畹、何蕭瑟!

      春回大地風光別。鳥嚶嚶、百花叢里、故人歡合。騏驥競驤夸健足,萬里方知駿骨。聽陣陣、高歌響徹。碧宇朝暉長風好,繪宏圖、激蕩胸中血。倩共我、攬明月!

      這是我初登詩壇之作。有些人說是“山東大漢”作的。沒想到,竟出于“小女子”之手。

      1990年,應邀赴上饒參與“首屆國際辛棄疾學術會議”。我攜去一闋詞和一篇論文《沉郁雄雅的人杰心音一一論稼軒詞主體風格非豪放》。先在小組發言,承蒙詞學家胡國瑞、葉嘉瑩、王水照、薛祥生、程自信等先生首肯,得以登壇宣讀。

      發言畢,突然感到一陣心酸,淚欲奪眶!因為,想到舅師于乃義先生已逝十年矣!他若知我得登大雅之堂,不知何等高興!我經常憶起外婆的慈容和教誨,曾寫律詩一首:

       《翠湖夢》

      序:余幼時,外祖母言,其令尊簡執中先生曾于昆明經正書院任監院,山長為陳榮昌前輩。曾隨父乘轎抵,翠湖荷香沁脾,近有蓮華禪院。

              幼聞荷韻滲書香,夢里依稀翠海旁。

              映月清淵魚撥響,依風垂柳鳥棲藏。

               青燈耿耿催華發,綠葉亭亭擁艷裝。

               禪院鐘聲驚我醒,佳篇又誦夜未央。


      趙海若自述:

      我在《若隱若現》一書中寫到:“小時候,母親對我的文學啟蒙都是在撿菜淘米時口傳的。母親背著弟弟,一邊講《史記》《三國演義》和戲曲中的故事,后來漸漸地讀古文和作詩?!奔抑杏小渡倌陮W古詩》兩冊,常常翻閱和背讀。由于母親在師范大學中文系起先教寫作課,初一年級起也偷看了不少外國詩歌、散文、小說的譯本,高中又看了、買了一些東西方的詩論、文論和美學書,似乎超過此年齡階段的理解能力。母親喜愛稼軒詞并有研究,我青少年時代也讀了不少,不過嫌按譜填詞麻煩,只將其中氣息用于古風。自幼臨帖下過不少功夫,覺得寫字是不容易的事兒,但寫詩卻很輕松,有時候沖一個涼即能成一兩首絕句,旅游舟車勞頓,一氣也能寫幾首,這或許與遺傳有關吧?當然細推敲的時候也不少。

      11歲隨母親往昆明財盛巷雙水精舍,拜見表舅公于乃義先生,先生揮毫賦贈了一首七律詩:“童子炯靈開巨眼,老夫狂喜贈新歌…”38年后我方追和了一首,并搜集先生所遺詩稿匯集為《于乃義禪詩妙墨》,選取其中15首,作2萬字注釋發表于《云南文史》。于先生的詩遠承外祖簡宗杰,親承老師袁嘉谷。受歷代禪詩、滇詩的影響很深。

      13歲起文言詩和白話詩都學作,16歲發表白話詩,20歲時所寫的古風被老詩人王興麒先生看到,致信鼓勵說:“君之詩,才人之詩也!讀來感人至深,若于格律稍事考究,將來前途未可限量?!庇谑俏冶愀鷱哪赣H的美學老師趙仲牧教授學格律。仲牧先生對我說:“你是有才氣的,知道才氣是要學問來養的?!币徽Z打破了我以往將才氣和學問對立的壁壘。先生學貫中西,于詩推崇王摩詰、李玉山,先生父親趙誠伯將軍的詩亦以含蓄的韻味見長。我花時間將《杜詩便覽》看了一遍,仔細琢磨了其中一些五律、七律,而后平仄對仗好像不太犯難了。

      《丙子冬再赴泰山經石峪攜金香》

      岱宗一別深冬后,夢里千番摩石苔。

      象舞犀蹲誰獨運,魂牽魄繞我還來。

      字間仍綠秋初草,經句長蘇劫后灰。

      日暮雙溪淙澗底,西峰指看鳥飛回。

      我所師法母系和仲牧先生兩個傳承,共同點都是學者兼詩人,以學養詩,吟詠性情。他們每一位的詩都顯示出獨特的個性風貌,不蹈襲前代。我體悟這種思維和方法而寫自己的內心,自然與諸前輩不同——個人認為“詩之傳承”當是這樣的。前年為書法學本科生講詩詞楹聯時說到古人論詩有:“詩人之詩,才人之詩,學人之詩”之分,我認為還有“禪人之詩”。雖不敢說自己是禪人,但貫通禪意詩和禪意書法,融合域外詩的構思與格律詩的意境方面做了一些嘗試。

      《汶川大震夜吟》

      大地沉淪誰主宰,群生劫濁我悲摧。

      晴窗早讀童聲寂,斷壁生還婦語微。

      月上荒墟孤犬吠,風過野帳萬螢飛。

      杜鵑血盡巴山碧,默愿蓮開魂魄歸。


      《挪威車窗即景》

      明凈峽灣洲岸曲,紅檐點點水迢迢。

      雖分小漿生鱗浪,未許清風吹皺橋。


      《偶見朱籍兄與諸吟友聚于翠湖詩,步其韻》:

      西竺歸來后,適逢柳絮天。

      鶯花回遠夢,蔬筍避時賢。

      文脈五蓮瓣,詩思九眼泉。

      雪鷗無片影,湖上白云箋。

      注:五蓮瓣,五華山清代五華書院;九眼泉,翠湖九龍池。

      在線人數:70今日訪客數: 909今日頁面瀏覽量: 13804總頁面瀏覽量: 3248079

      辦公室:66110906組織聯絡部1:66110720組織聯絡部2:66519540理論評論部:64029139詩教培訓部:66156739網絡信息部:66079545賬務室:66081124

      學會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八條52號三樓中華詩詞學會 郵編:100007 京ICP備19044437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4337號

      《中華詩詞》雜志社:辦公室、發行部:64068289編輯部:64068468

      雜志社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八條52號二樓《中華詩詞》雜志社;郵編:100007投稿電子郵箱:zhscbjb@163.com

      技術支持: 江蘇書妙翰緣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詩詞云

      国产激情一区二区三区
      <address id="ffpzt"><nobr id="ffpzt"><progress id="ffpzt"></progress></nobr></address>
      <listing id="ffpzt"><nobr id="ffpzt"><meter id="ffpzt"></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ffpzt">
        <sub id="ffpzt"><dfn id="ffpzt"></dfn></sub>

        <address id="ffpzt"><listing id="ffpzt"></listing></address>